<optgroup id="weyem"></optgroup>
<xmp id="weyem"><nav id="weyem"></nav>
  • <nav id="weyem"><code id="weyem"></code></nav>
    <xmp id="weyem"><nav id="weyem"></nav>
    <menu id="weyem"><tt id="weyem"></tt></menu>
    24小時新聞熱線:0757-83808380

    佛山在線

    央視再次聚焦順德,關注農民工發展...

    央視再次聚焦順德,這次是關注什么內容呢?一起去看看!

    老溫,是無數農民工中的一位,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他就開始在珠三角打工。2010年,記者在廣東順德采訪時,偶遇老溫,從那時候,他就成為我們的采訪對象,一晃十年過去,老溫的經歷,也可以說是農民工經歷的一個縮影。

    老溫第一次出現在我們的鏡頭中時,正是2010年廣東省推行積分落戶政策之后,那時城市良好的環境、教育、醫療,以及城鄉之間的養老待遇差別,讓老溫對城市戶口充滿向往,不過更緊迫的則是孩子上學的問題,他到處去咨詢落戶政策。

    廣東順德開關廠職工 溫如明:小孩不能在這里安心讀書,恐怕我們也要回家了。

    但是那時的積分落戶政策,對學歷、住房等有較高的條件限制,因此,落戶城市對老溫來說只停留在夢想階段。

    時間到了2012年年底,那時黨的十八大提出“新型城鎮化”,在未來城鎮化發展方向上釋放出了“轉型”的“新信號”。老溫的兒子也在那時快要參加中考,老溫舉債在廣東順德買了房。落戶成為城里人第一次這么近地擺在他面前。

    溫如明的妻子 郭玉英:那個首付的錢都是他弟弟的錢交的,我們家只有兩萬塊,就拿過去交首付了。僅僅那兩萬塊錢就拿過去交首付了。

    但在當時,日后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的土地制度改革尚未啟動,老溫擔心一旦落戶順德,江西老家的土地就得放棄,一直難以下定決心。猶豫間,他的兒子只能返回江西老家讀初中。

    記者不久前見到老溫時,他正忙著找工作,原來,老溫一年多前毅然決然地辭掉了連續干了25年的工作,開始創業,最終卻失敗了,重新就業接連碰壁,讓他不得不接受他在勞動力市場上不再受歡迎的事實。

    工廠負責人:他也挺勤快的,做這一行。

    記者:他原來也在你們這兒干嗎?

    工廠負責人:做過一段時間,但是我們現在來說,訂單也不是很多,目前現有的工人也夠了。

    工廠負責人:目前的話,沒有(崗位)。

    農民工 溫如明:大廠就說你年齡大了,也不要你。45歲以上就不要了,那就沒辦法了。

    2019年,在全國絕大多數城市,落戶已經基本沒了限制,并且土地制度改革也已經啟動,落戶城市并不影響農民在農村的相應權利,在老溫所在的廣東佛山,政府的工作重點也變成了給外來務工人員放開更多的公共服務項目,吸引他們來城市落戶。

    佛山市政府副秘書長 賴紫寧:對于有勞動能力的,特別是有技術的這些人才,這些新市民我們是非常歡迎。

    佛山市舉辦一年一度的新市民服務月,幫助像老溫這樣的外來務工人員解決一系列現實問題,老溫打算在活動現場碰碰運氣。

    農民工 溫如明:有4個單位叫我選,選一家,就選了科達。

    第二天,老溫就接到了企業發來的面試通知。

    談起業務,老溫對答如流,工廠的技術負責人準備讓老溫實操,考驗他真正的技術。

    拿起焊槍的老溫,恢復了昔日在工作崗位上沉穩的氣度,十條美觀又實用的焊縫,通過了工廠對他的面試。

    返鄉:中高齡農民工返鄉增速快

    對于老溫來說,國家有一系列再就業政策兜底,老溫找個工作并不難,而且戶口再也不是隔閡在城市和鄉村間的障礙了,不只是佛山,國家發改委不久前就釋放重大信號,2019年我國將繼續加大戶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區常住人口100萬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已陸續取消落戶限制的基礎上,城區常住人口100萬至300萬的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戶限制;城區常住人口300萬至500萬的大城市要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并全面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

    可就在我們以為老溫會在珠三角重新開始他的打工生涯時,他卻做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選擇,通過面試的第二天一早,老溫突然給記者打來電話,說準備離開珠三角,返回江西。

    記者:咋著,這就回去???

    農民工 溫如明:回去。

    記者:為啥呀?

    農民工 溫如明:還是家里不想,老人畢竟事(情)多。

    記者:跟你愛人都商量了是吧?

    農民工 溫如明:商量了。

    記者:怎么說的?

    農民工 溫如明:她說家里能有好的就在家里做,找到了就在家里做。

    記者:還是要回去。

    老溫笑得勉強,他的父母希望他能回老家。老溫的父母都八十歲了,已經沒辦法再下地勞作,身邊也必須得有人照顧,老溫和妻子通了幾乎一整夜的電話,思來想去,決定結束漂泊,落葉歸根。

    農民工 溫如明:離家近照顧父母方便一點嘛。這個錢畢竟是多賺一點,少賺一點。多賺一點多花一點,少賺就少花一點,

    記者:那就是這次回去,就不打算再出來了?

    農民工 溫如明:不出來了,就在家里。

    記者:將來你的孩子怎么辦呢?

    農民工 溫如明:孩子他自己發揮,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年輕人,畢竟是年輕人。

    和老溫做出相同選擇的還有很多人,從農民工的就業地看,本地農民工平均年齡44.9歲,其中40歲及以下所占比重為35.0%,50歲以上所占比重為33.2%,比上年提高0.5個百分點,越來越多的中高齡農民工選擇了落葉歸根。

    農民工 溫如明:他們在家里是焊,搞焊工的也是有五千來塊錢。

    老溫說,江西老家這幾年引進的產業也不少,工資水平發展也很快,以他的水平,在順德能掙到七千,在老家找個五千左右的工作并不難,錢是少了,可守在老人身邊,圖個心安。

    數據表明,中西部農民工收入增長近年來一直呈現較快趨勢,在東部地區就業的農民工月均收入3955元,比上年增加278元,增長7.6%,增速比上年提高1.2個百分點;在中部地區就業的農民工月均收入3568元,比上年增加237元,增長7.1%,增速比上年提高0.7個百分點;在西部地區就業的農民工月均收入3522元,比上年增加172元,增長5.1%,增速比上年回落2.4個百分點;在東北地區就業的農民工月均收入3298元,比上年增加44元,增長1.4%,增速比上年回落4.8個百分點。

    新老農民工觀念變化巨大

    現在,老溫已經回到江西老家,準備重新就業。希望老溫能找個好的工作。不過我們的故事并沒有講完,在我們采訪的幾天時間里,一個小細節,讓我們看到了新老兩代農民工觀念上巨大的差別。

    老溫找工作這段時間,一直借住在他的姐姐家,我們也在這里遇到了老溫的外甥。

    記者:你以前在哪工作?

    老溫的外甥:以前做過挺多的,上一份是做物流的。

    老溫的外甥生在順德、長在順德,說他是江西人,他更愿意接受自己是廣東人,可是因為不喜歡讀書,他堅持到高中畢業就不再上學了。兩年來換了幾十份工作。

    農民工 溫如明:其實我也擔心我外甥,找工作這么久,找不到如意的工作。

    記者:就是他們這個年紀的孩子肯定不進工廠。

    農民工 溫如明:應該是吧,他不喜歡進工廠,如果喜歡進工廠,好找工作。

    老溫非常希望外甥能進工廠,學一門手藝,當一名技術工人,就此終老,可外甥根本忍不了工廠里的枯燥和乏味,他更愿意從事一些服務性的行業,這種想法非常具有普遍性。老溫去面試的工廠也面臨著一些工種后繼乏人的問題。

    工廠技術負責人:他也算(年齡)都偏高一點的了,但是這個年齡段的比較多,就是70后的比較多,80后的比較少。

    正是因為年輕人的擇業觀念,一些相對偏體力勞動或是相對枯燥乏味的工種越來越乏人問津,工廠的這位技術主管告訴記者,現在職業技術院校甚至已經停開了焊接等專業。

    工廠技術負責人:我們也在探討焊接機器人、噴漆機器人,靠人工以后就斷代了。

    新生代農民工的選擇其實也代表了一個更為廣泛的趨勢:從事制造業的農民工占比十連降,從2009年占39.1%下降到2018年27.9%,第二產業農民工整體占比跌破50%。而與之相對的是,第三產業農民工從2009年占比33.3%上升到2018年的50.5%。

    來源:央視新聞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_沈浪与苏若雪最新章节更新_学长在浴室把我处破了小说_日本胖熟妇bbw_亚洲成在人线av自拍_中国男高中生gay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