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hjjf1"><ruby id="hjjf1"></ruby></p>

    <track id="hjjf1"></track>
      <track id="hjjf1"><strike id="hjjf1"><rp id="hjjf1"></rp></strike></track>

          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封面專題 > 正文
          善用“超級聯繫人”角色 香港攜手內地企業打開東盟市場
          ■ 本刊記者?沈雨青 [第3523期 2022-08-08發表]
          ▲不少內地企業有意拓展海外市場,並以東盟國家為首站。圖為在越南工作的華越建築責任有限公司員工離開越南海關口岸,走向中國廣西憑祥友誼關,準備回家過年。(新華社圖片)

          2016年,特區政府前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提出,香港要成為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與中國內地之間的“超級聯繫人”,幫助內地企業“走出去”。

          香港的地理位置優越,處於內地及東盟各國之間,隨著內地與東盟的經貿往來日趨頻繁,香港既十分適合發展成為內地與東盟交往的核心商務平臺、金融平臺,同時,也可在內地企業“走出去”的過程中,為其提供法律等專業服務,支援內地企業發展跨區域業務。

           

          “超級聯繫人”著力構建貿易與投資橋樑


          不少粵港澳大灣區企業有意拓展海外市場,並以東盟國家為首站。原因在於其廣闊的市場及巨大的發展潛質。2011至2020年,東盟的內部生產總值(GDP)年均增長率為4.4%。東盟總人口逾6.6億,佔全球人口的8.5%。整體經濟規模於2020年達到3萬億美元。若視其為單一實體,東盟現已成為亞洲第三,全球第五大經濟體,該地區極具營運成本效益,擁有豐富資源及龐大市場。

          此外,自2009年以來,中國內地已成為東盟最大的貿易夥伴。出口方面,中國內地是東盟國家的第二大貨物出口市場,於2020年佔區內總出口的 15.7%,2020年1至9月內地對東盟進出口總額按年增長5%至4,818億美元;而東盟更是內地進口貨物第一大來源地,2020年佔東盟總進口的23.5%,進口額按年增長5.1%至2,147億美元。有觀點認為,內地與東盟這兩個龐大市場之間的貿易還將繼續迅速發展,而其中,轉口貿易則是香港作為處“超級聯絡人”所面臨的巨大機遇。

          從目前數據來看,2020年,內地與東盟之間的貿易大約有9.4%是通過香港處理的。此外,在內地海關發布的政策措施前提下,香港海關也推出簡稱“中轉易”的“自由貿易協定中轉貨物便利計劃”,通過快捷高效的中轉確認及便利監管措施,為通過香港中轉往內地的東盟(及其他自貿區)貨物簽發“中轉確認書”,協助有關企業享受內地的關稅優惠,有效促進東盟及其他自貿區產品通過香港中轉銷往內地市場。

          資金方面,商務部數據表明,截至2021年,內地對東盟全行業直接投資143.5億美元,其中前三大投資目的國為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而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本身就是重要的國際投融資平臺,香港是東盟第三大外商直接投資來源地,投資額達120億美元,排在美國及新加坡之後。截至2020年底,東盟是香港第四大對外投資目的地,累計投資額達720億美元??梢娤愀刍蚩稍趦鹊嘏c東盟交往中扮演中轉站角色,為內地資金出海提供服務,充當內地與東盟貿易與投資橋樑。

           

          內地所需 香港所長


          隨著內地企業在東盟市場的滲透率不斷上升,東盟作為內地企業市場,生產或採購基地,以及地區辦事處的定位愈發清晰。據香港貿發局2021年第三季的經貿研究,東盟國家是內地企業擴展國際業務時最感興趣的地區之一,其次是歐洲、美國和日本等先進國家(41%)。其中,29.1%的受訪企業認為,在東盟營運企業,排名前三的吸引要素之一就是該市場具有成本效益,另有28.2%表示當地有豐富資源;此外,28.3%受訪者指出東盟有龐大的商品及服務市場,更有11.3%認為這是東盟最吸引的地方。

          不過,目前而言,受訪內地企業認為前往東盟從事貿易、投資或經營業務具有困難和挑戰,基礎設施欠佳而且不足(31.2%),難以找到合適的當地合作夥伴(29.8%)和營商成本增加(29.7%)都是阻礙內地企業前往東盟開展業務的主要原因。

          但以上幾個方面,正是香港的長處所在。

          首先,香港可提供港商網絡,助力內地企業尋找當地合作夥伴。為企業提供管理諮詢服務的北京轉創國際管理諮詢有限公司創始人周佳魯曾提到,拓展東盟市場最主要的困難在於商業數據和資訊不透明。他說:“我們曾經嘗試建立一個內地與馬來西亞之間的商貿平臺,可是無法取得當地的產業數據和經濟動態。” 

          但香港與東盟已經存在廣泛的商業網絡,香港可通過現有商業網絡幫助內地企業找尋可信賴的當地合作夥伴。

          其次,香港的國際項目管理經驗,可助力內地基建出海。據商務部最新數據,2021年,中國內地企業在東盟新簽工程承包合同額606.4億美元,完成營業額326.9億美元,市場可觀。尤其近年來,東盟新興經濟體正逐步城市化,這些國家及地區亟需香港建造業專業知識幫助他們建設優質基建項目。

          而香港在建造業方面,雖擁有眾多國際承建商,但佔整體服務業出口相對較低,2016年數據僅為0.5%,足見香港建造業在海外參與基建服務項目並不多,但香港在管理國際基建項目方面具備多年經驗,對內地公司有很大吸引力,例如在2017年9月舉辦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上,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表示,有意與香港鐵路有限公司(港鐵)共同發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鐵路項目。

           

          專業服務樞紐定位不可小覷


          制定融資計劃、審閱合同草案、提供監管合規、提供跨境爭端解決方案等都是香港擅長的專業服務範疇,其中,尤以為企業提供與國際接軌的法律服務最為著名。

          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中提到,對於經營跨境業務的公司而言,由於不同國家及地區的法律制度存在差異,法律問題往往尤其棘手。而全球百大律師事務所中,超過一半在香港設有辦事處。香港的法律專業人士不僅熟悉本地法律制度,對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區同樣甚為了解,在提供國際法律意見方面經驗豐富。正因如此,對於較不熟悉外國法制、貿易結構及商業規則的內地企業來說,香港是解決問題的好幫手。此外,貿發局研究顯示,香港的法律從業員可以中英雙語溝通,內地客戶與他們合作,在時間及成本方面都更具效率。

          而香港作為內地與東盟業務的法律服務平臺之一,也頗受內地企業青睞,據貿發局調查的受訪企業反饋,香港法律服務平均得分為3.79 (滿分為5)。其中,受訪者特別欣賞本港雄厚的法律專業人士及人才庫(4.02分)。

          受訪者也認為,香港法律服務的優勢在於一貫良好的法律公正(3.97分)、針對法律人士專業性的有效管理(3.96分),以及多元化法律服務(3.93分)。一家金融機構的董事表示,香港是“內地及東盟各方解決商業爭端的首選地點,因為其法律制度的公信力高,調解、仲裁及裁判服務具成本效益,且高效可靠”。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5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
          我的婬荡女老板中文字幕吉吉
          <p id="hjjf1"><ruby id="hjjf1"></ruby></p>

            <track id="hjjf1"></track>
              <track id="hjjf1"><strike id="hjjf1"><rp id="hjjf1"></rp></strike></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