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hjjf1"><ruby id="hjjf1"></ruby></p>

    <track id="hjjf1"></track>
      <track id="hjjf1"><strike id="hjjf1"><rp id="hjjf1"></rp></strike></track>

          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臺海觀瀾 > 正文
          日臺右翼加密勾連步伐,危及亞洲和平發展
          ■ 文/劉瀾昌?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香港資深傳媒人 [第3523期 2022-08-08發表]
          臺日勾連頻密近期可謂到了一個“肆無忌憚”的地步,相信雙方的領導人都以為有美國老大撐腰,便可以為所欲為??赡苁锹犝f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要竄訪中國寶島臺灣,日本的前防衛大臣石破茂、前防衛大臣濱田靖一、前防衛副大臣長島昭久等等組團,搶先亮相臺北。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和中國臺灣不但要聯手協防“第一島鏈”,同時還討論“是否相信美國核阻嚇力”的問題,令人警惕日本右翼是否要突破“無核三原則”,危及亞洲的和平發展。
           
           
          ▲當地時間2022年8月3日,為期三天的臨時國會會議在日本東京開幕。(視覺中國圖片) 
           

          “日臺會談”意欲何為?


          “思考日本安全保障議員之會”,是日本國會裏的一個跨黨派的組織,成員主要都是曾擔任日本防務外交領域的人士,除了日本前防衛大臣石破茂、前防衛大臣浜田靖一、前防衛副大臣長島昭久,還包括前外務大臣前原誠司眾議員、前防衛副大臣渡邊周眾議員等等。一看這個名單,就令人聞到濃烈的火藥味。七月底,在國際媒體炒作於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欲竄訪臺灣的事件之前,他們搶先踏足臺北。島內媒體有人評價,佩洛西欲訪臺,其實更多的是“作秀”,刷存在感。而由日本防衛大臣組成的“思考日本安全保障議員之會”,顧名思義,已經是來者不善。而他們這次在島內與民進黨政權討論的問題,更是不能小覷。從公開報導看,石破茂竟然會問到:臺灣如何看待美國核武在亞太地區的嚇阻能力?

          那麼,臺日雙方私下談的“有多深”?就更不得而知。 筆者相信,日本右翼軍國主義殘餘與“臺獨”勢力勾連,是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得出來,既不能排除日本右翼要突破“無核三原則”,更不能排除“臺獨”在秘密製造核武方面的“野心”。

          這次,石破茂一行見了蔡英文,還見了臺灣行政部門負責人蘇貞昌、防務部門負責人邱國正、“陸委會主委”邱太三,經濟部門負責人王美花以及外事部門負責人田中光等人。僅從公開報道看,日本前防衛大臣石破茂一行,這次訪臺不是一般的禮節性的拜訪,而是實質性的探討日臺未來“聯合防衛” 的具體問題。概括“日臺會談”要點有如下:

          首先,認同安倍晉三生前有關“臺灣有事等同日本有事,等同美日安保同盟有事”的觀點。石破茂,蔡英文和蘇貞昌公開表示贊同。

          其次,“臺灣是第一島鏈的防務要衝”,不可有失。蔡英文特別強調,“臺灣是第一島鏈非常關鍵的要衝”,“冀建立臺日合作的新機制”。石破茂則非常露骨回應說,臺日目前在具體合作還欠缺共識,希望經由這次的訪問建立契機。

          此外,全面加強日臺合作,不局限於防務。蘇貞昌稱,臺日經貿活動互惠互補,臺積電在日本設廠加深雙方經貿合作,臺灣半導體在世界供應鏈有重要地位,如果臺受武力攻擊,也破壞臺灣在世界供應鏈上的地位,臺日要合作防止。

          第四,臺灣關注日本修憲。臺灣媒體說,民進黨政府認為,修憲已是勢必要走的路,問題是要修到怎麼樣程度?第一是宣戰權要不要取消,第二是日本能否持有戰力,第三是日本能否行使武力?事實上,臺灣的日裔所支持的“臺獨”勢力,明白要實現“法理臺獨”,必須要依靠日本右翼的力量,甚至從某種意義講,日本的支持比遠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國支持還要管用。所以,從戰略層面看,“臺獨”勢力一直深耕日本,這從派民進黨元老級的人物謝長廷“駐日”可見一斑。一旦日本修改和平憲法成功,對於臺獨分子來說,無疑就是多了一支可以實際支持的軍事力量。故此,民進黨積極支持日本打破“和平憲法”的桎梏和各種約束。

          第五,討論日本的軍事工業可否和臺灣合作?臺灣媒體注意到,臺灣經濟部門負責人王美花“意外” 參加會談。有臺灣學者稱,未來臺日軍工產業的合作,不論是代工或零件生產等,可能機會很大。日本三大廠商,三菱重工、川崎重工以及富士重工,目前都與臺灣的漢翔航空有合作關係。未來,如果日本和臺灣擴大軍備合作範圍,在日本方面還受到不少限制,一方面和北京的關係問題,另一方面也受日本軍備輸出的限制,所以,臺灣方面要得到日本軍備的支持,也需要支持日本修憲。

          第六,臺媒指,日本資深防務大臣其實比臺灣“思考”更深。石破茂說,要避免“臺灣有事”,臺日必須討論要進行哪方面合作,要有哪些具體成果。具體要看美、臺、日應有什麼法律根據或條約遵循,或能動員什麼樣的部隊來加強彼此合作,這都是要共同具體思考的課題。石破茂表示,期盼藉由此次來訪,具體討論臺日之間應該如何合作,並一一解決未來所面臨的問題。對於亞太地區維持和平穩定的具體防範作為,要事前設想在這個地區會發生什麼態勢,發生後應對,都必須事先協商並取得共識。

          第七,石破茂還特別問,臺灣如何看待美國核武在亞太地區的嚇阻能力?他特別強調他贊同部分人士指出的“烏克蘭是因為放棄核武才遭俄羅斯侵略的看法”。

          臺灣有朋友看了石破茂問題的報道後說,驚出一身冷汗:豈不是要策劃日臺一起製造原子彈?不信美國的核武嚇阻力,同時要吸取烏克蘭的教訓,避免“今日烏克蘭,明日臺灣”,這裏的邏輯不就是要自製核武?

          事實上,臺灣和日本,都有製造核武的能力,具備這樣的製造技術,更重要的是都有核電站也就是說都有核原料的儲備。臺灣就出過一個“張憲義事件”。張憲義是臺陸軍上校,曾參與臺灣中山科學研究院的核武研發,但他隨後被美國人勸誘為內諜,將相關情報交給美軍而被視為叛徒。1988年,他潛逃至美國並取得美國國籍,美國根據他的情報終止臺灣核武研發。至於日本呢,則有所謂“無核三原則”,石破茂問信不信美國核武的嚇阻力,又指烏克蘭吃了放棄核武的虧,到底是何用意?所以,島內有輿論相信,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有備無患! 

           

          岸田政府右翼化日趨明顯?


          值得一提的是,本來較為溫和的岸田文雄,也越來越右傾。他安排安倍“國葬”,可謂處心積慮。在7月22日,岸田內閣會議拍板將在9月27日辦安倍喪事,同日,亦批準了日本2022年版《防衛白皮書》,當中有關臺當局成為重點,頁數還比去年版倍增。連日本《產經新聞》的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都認為,兩件事聯繫起來,令人感覺到岸田文雄內閣繼承了安倍晉三之“抗中”路線。矢板明夫稱,9月29日為日中關係正?;?0周年紀念日,相關紀念活動已在準備中,岸田提前兩天辦安倍喪事,就等於傳遞冷淡“日中關係50周年之活動”。

          筆者感到,岸田政府的右翼化,已經越來越明顯。岸田上任以來,尤其是近大半年,幾乎是美國指東到東,指西向西,不差分毫。有人說,他就差沒有向拜登下跪了。筆者認為,岸田的“親美”展現了到了天花板的“焦慮感”,幾乎是二戰之後任何日本首相都沒有的,大概他幾乎晚晚難以入眠。

          第一,最為迫切的,福島核污水排放入海的日子越來越逼近,周邊國家尤其是中國、韓國、俄羅斯等有影響力的國家依然堅持反對立場。唯一可以救他的是拜登,但是美國支持的力度似乎還不夠。這是關係日本“生死存亡”的事情,再多“大禮”岸田也要送。

           

          ▲2022年7月22日,日本核監管機構批準在明年將受損的福島核電站處理過的放射性廢水排入大海。圖為當地時間2021年2月27日,日本東北部福島縣大久間鎮的福島第一核電站,儲水罐(灰色、米色和藍色)被用來冷卻乏燃料,但仍然具有放射性。(視覺中國圖片)

          第二,釣魚島的實際控制權的爭奪,日本越來越陷下風,艦隊噸位不夠,“扛”不過中國。
          第三,也是最為重要的是,日本經濟越來越糟糕,與中國的差距越來越大。歷史上的外貿大國日本今年上半年竟然出現逆差,雖然日本的經濟總量還排在世界第三,但是與位於第二位的中國完全無法相比。尤其,竟然在電動汽車上被中國“彎道超車”,全球的汽車大國竟然進口中國的電動車,岸田政府的自尊心被打倒了谷底。

          而且,這還不夠,在這樣的背景下,日本企業還是離不開中國的大市場。在這樣的百年大變局下,岸田不充滿了焦慮感又能怎樣?筆者感到,岸田是亂了分寸。在這樣的時刻,他第一、不該過分依賴美國,靠美國救不了日本。第二,不該急於修憲。岸田突然為安倍安排“國葬”,其實是別有用心,企圖以此作為“修憲”的動員令。第三,他還是要走“親華”路線,中日友好,才能救日本,走軍國主義的老路不是正道,也給亞洲的和平發展帶來負面作用。


          經導全媒體矩陣
          經典時刻
          總編輯話你知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525期
          新時代新征程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
          我的婬荡女老板中文字幕吉吉
          <p id="hjjf1"><ruby id="hjjf1"></ruby></p>

            <track id="hjjf1"></track>
              <track id="hjjf1"><strike id="hjjf1"><rp id="hjjf1"></rp></strike></track>